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网络小说 > 豪门主母

无需申请自动送

  “裴逸,好端端的你给我送什么蛋糕?”乔沐希试探地问道。

  “什么蛋糕?”裴逸一头雾水。

  就知道这件事是有人打着裴逸的旗号做的,她先解释,“我在医院!”

  “你在医院?”他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以你的名义给我送蛋糕,结果是想刺杀我,刚好被秦拓看到,他受伤了,我送他来医院!”她简单说道。

  “秦拓?”裴逸反问一句。

  “嗯,我担心会惊动里面的客人,所以就没报警,你先应酬一下吧,我的衣服沾了血,不可能回去了!”她本来想说让他来处理的,转念又一想,还不如让齐瑶来做方便,话就没说出口。

  “你在哪个医院?”他问。

  她报上医院名称。

  裴逸挂了电话走到裴成方身边,低声说:“爸,刚刚有人刺杀希希,她现在在医院,我过去看看!”

  裴成方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人怎么样了?”

  “她没事,具体情况我去了再问!”

  “快去吧,有情况给我电话!”究竟是什么人敢和裴家作对,并且选择今天,就在他要把乔沐希推到众人的面前时毁掉她?

  乔沐希看到秦拓出来,赶紧站起身走过去,先问后面的医生,“怎么样?”

  “挺危险,这条胳膊差点就保不住了,还好来的及时,回去好好休息,别沾水,不要做重体力劳动!”医生和秦拓关系不错,他故意说的很严重,他早就看出秦拓的心不在焉,竖着耳朵听外面隐约传来的打电话声音。

  乔沐希只觉得一阵后怕,心惊过后说道:“住院吧!”

  “没事,小伤而已!”秦拓毫不在意地说,心里却甜滋滋地。

  “不行,还是住院吧,万一伤口发炎或是有并发症在家会不方便!”她说完侧过头对齐瑶说:“你去办住院后续!”

  秦拓心中说不出的兴奋,这算是她在意他的一种表现吧,董彦看到秦少不吭声算是妥协了,他也识相的没有说话。

  裴逸一路把车开的飞快,他不知道这场刺杀是冲着自己还是乔沐希,还有秦拓,怎么会是他救了她呢?他皱着眉走到病房门口,看到的是她扶着秦拓躺在床上,眉皱的更紧,如果说之前她和秦拓不认识那会太牵强,秦拓一直在国外,最近才到的f市,两人怎么可能这么快认识呢?

  不动声色地走进病房,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丝急切,“希希,你怎么样?”

  她回过头,他已经走到面前,看见她身上的血,惊问:“哪里受伤了?”十足的演戏心理。

  “我没事,秦少为了救我受伤了!”乔沐希赶紧解释。

  裴逸这才看向秦拓,真诚地说:“真谢谢你救了我太太,伤势如何,严重吗?”

  “无妨,举手之劳!”秦拓淡淡地说。

  “电话里你也没说清,真是把我吓坏了,还好你没事!”裴逸揽住她的肩,把她收进自己怀中,眸中点点关怀与担忧。

  她现在没心情配合他演戏,转言问:“你怎么过来了,那些宾客怎么办?”

  “有咱爸在那儿坐阵,没事!”他故意把“咱爸”二字说的甚响。

  秦拓的神色一直淡淡的,殊不知他心里酸的要冒水,他一本正经地说:“乔总,我这里没什么事,你去忙吧!”

  乔沐希本来想多呆会儿的,可是现在裴逸在这里,虽说两人看起来都很正常,却总是感觉不对劲,她站起身,客气地说道:“那你好好养伤,回头我再来看你!”

  裴逸和秦拓也客气地话别,简直礼貌的不能再礼貌,只有这两个男人自己知道互相的较量。裴逸是个很敏感的男人,就算秦拓没表现出什么,他也察觉到秦拓和乔沐希之间的不正常。

  出了医院,裴逸先把乔沐希送回家,什么都没问,而是温柔地说:“睡一觉,什么都别想!”

  “嗯!”她点点头,进了自己的房间,虽然她在乔家复杂的环境中长大,但离这种刺杀的生活还是很远,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也没想出她有什么敌人。

  刚刚出门的裴逸也在想这个问题,他把车又开到酒店门前,刚好看到王志在门口站着,他下了车,王志看到他走过来说:“裴少,宴会已经散了!”

  “嗯,有什么线索吗?”裴逸问。

  “送蛋糕那个男人的容貌已经被画出来了,蛋糕很普通,别的……暂时没有!”

  “就这些?”裴逸的表情十分严肃,甚至可以称的上是狠戾。

  王志心里一惊,马上又开口说:“应该很快就会有新的消息!”

  裴少这个人一直都是带着浅浅的笑意,就算生气脸上仍是保持着笑意,看到他脸色铁青也就是上次齐瑶打他那回,而这一次的脸色比上次更甚,可以想象,这次肯定又有人要倒霉。

  琼浆玉液里的豪华包房内,司徒迟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喝着酒,房间内乱哄哄的,一群人有打牌的、有唱歌的还有跟女人调情的。他刚打了几圈牌,觉得无聊自己一人来喝闷酒。

  屋里的女人穿的都很清凉,有几个在司徒迟身边转来转去却不敢过来,像司徒迟这样的男人动不动就谈生论死,眼看他现在心情又不大好,没人敢过来触他的逆麟。

  司徒迟不是没看到那些女人,只是没有对他胃口的女人,最近不知怎的,胃口太刁,或是看清了那些女人的本质,虚荣外加虚伪,他有兴趣才怪。

  门被推开,司徒迟手下第一大将二虎匆匆走了进来。二虎生的虎背熊腰,走进来就像只熊的体魄,脸上带着煞气,还有道吓人的疤,黑道上他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角色。

  “少爷,刚刚得来的消息,今晚有人刺杀裴家少奶奶!”二虎刻意压低的声音听起来阴中带着血腥味。整日在黑帮血拼中生活的男人,就算他和颜悦色,跟普通人也是不同的。

  “乔沐希?”司徒迟下意识地问出口。

  二虎有那么一刻的呆滞,少爷一向记不得女人的名子,怎么这次说的如此顺口,他没有把司徒迟和一个已婚女人联系在一起,给自己的答案是那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是裴家的人。

  “她现在怎么样?”司徒迟问着人已经站了起来。

  “她没事,被人挡了一刀!”二虎答道。

  司徒迟又坐下来,酒杯又捏在手中喝了一口,“怎么回事?给我说说!”

  二虎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司徒迟冷笑道:“有趣,人先给我控制起来!”

  第二天,乔沐希一大早就去了公司,秦拓的事她很感激,联想到之前对他的敷衍又觉得愧疚,只好在他的新公司筹办上尽力了。

  刚工作没多久,齐瑶一脸严肃的表情没顾上敲门就走了进来,,“乔总,司徒迟带着不少人说是要找您!”

  司徒迟?他来干什么?她问:“人呢?”

  “我们的人没拦住,正往上闯呢……”

  齐瑶的话没说完,门就被推开了,司徒迟那张霸气的脸出现在门口,乔沐希微微皱起眉,向前探着的身子往椅子上一靠,“你这是干什么?”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