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网络小说 > 豪门主母

无需申请自动送

  裴成方和付良庭是一起进来的,二人虽然背地里谁也看不上谁,表面看来却和谐极了,客气地寒暄,脸上都带着看似真诚的笑,众人包括裴逸与付鹤在内都觉得诡异。

  乔沐希看到公公来了,当即走过去,裴成方看到她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对付良庭说:“付老,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裴家长媳乔沐希,哎可惜他们结婚的时候你没来!”当时明明就是他没给付良庭发请柬。

  付良庭这是第一次见到乔沐希真人,她落落大方地跟自己打招呼,他看惯了女人对自己的唯唯诺诺,如今一个小女娃竟能不卑不亢,倒令他刮目相看。

  乔沐希的手从后面被人拉住,她侧头一看,是裴逸,他含笑说道:“付伯伯,好久不见您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此话一出付良庭呵呵乐起来,谁不喜欢别人夸奖呢,他伸出手拍拍裴逸的肩,“这小子,越长越好!”

  付鹤也走了过来,裴成方一副长辈的姿态问:“付鹤,什么时候成家?”

  “还早呢!”付鹤带着客气而谦卑的笑。

  “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要真没有合适的,不行让沐希介绍她的小姐妹给你认识!”裴成方语气轻松地说。

  付良庭如何不知道他是在炫耀儿媳呢,心中不屑起来,为儿子解围道:“这小子的事自己作主,我一向不插手,管他作甚,走,咱们过去聊,让这些小辈们自己玩罢!”

  二位重量级人物走了,乔沐希暗地里松了口气,说不紧张是假的,镇定自若也只是假象罢了。

  人都来的差不多,宴会也终于开始了,秦拓虽然跟付鹤在一起,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乔沐希,他很想伴她左右,理智又告诉他这样做会毁了她,他是不能把“出轨”二字安到她身上。

  何美妍端着酒,凑到乔沐希身边,“哎,觉得哪个男人帅,今天怎么也得有点收获吧!”

  何家在f市也是有头有脸的,所以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乔沐希忽然想到公公的话,扬起一个笑说道:“付鹤怎么样?”

  “他……太老了吧,我还是喜欢那种青春逼人、活力四射的类型!”她一看到付鹤无波的脸就没什么兴趣。

  “哦,小白脸的类型!”乔沐希恍然。

  “什么跟什么啊!”何美妍眼珠一转,在乔沐希耳边低声道:“你不知道,男人到三十就不行了,年轻的身体好嘛!”

  乔沐希脸一红,也低声说:“何美妍正经点行吗?”

  何美妍轻笑起来,风情无限,她再环视大厅突然目光定住不动,叹道:“兴许那就是你下一个情敌!”

  乔沐希寻着她的目光望去,裴逸和唐泽皓不知道在说什么,唐泽皓身边站着一名身着白色礼服的女子,礼服并不暴露,带着几许飘逸,女子气质纯洁高雅,乔沐希忽然想到在琼浆玉液尤姐带来的那名女子,显然这种类型是裴逸所喜欢的。

  “她是唐泽皓的妹妹唐婉苏,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何美妍主动解释。

  “她会跟裴逸?”乔沐希问。

  “你看你老公那目光!”何美妍说。

  “看不出什么呀!”她歪了歪头。

  “真是木头,感情方面你就是个白痴,以前报道都说过,清纯类型的女人跟裴少时间会长些!”何美妍进一步解释。

  “是吗?我还真没注意到!”她自语似地说。

  “喂,难道真等别的女人把裴逸抢走你才上心?”真是气死个人,不争气的女人。

  “那样是不是就可以离婚了?”她最关心的问题是这个。

  “我说乔沐希,如果老公被别的女人撬了,因为这个离婚丢不丢人,你心里能过去?憋屈吗?你乔沐希不是挺骄傲的吗?”何美妍不得不激一下这个女人。

  乔沐希歪头想了一下,“也是啊,裴逸那么容易就被别的女人勾跑了的确是没面子,我肯定会被看成弃妇的!”她一想想大家怜悯的目光是有点受不了。

  “你总算是开窍了,真不容易!”何美妍感叹。

  一名服务生走过来,“乔总,外面有人说给您送贺礼!”

  乔沐希挑眉,“什么人?”

  “是个年轻的男子,说是礼物要亲自送到您手中!”

  “哟,暗恋的?”何美妍打趣。

  “没正经,你去猎美男,我出去看看!”乔沐希拍了一下何美妍的手,向外走去。

  四周看了没有齐瑶的身影,让她躲在暗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拿出电话打了过去,齐瑶说马上过来。

  乔沐希走出门,秦拓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她一起出来,她并未发现后面跟的秦拓,站在门口没有向远处走,她需要先等齐瑶然后再去见那个所谓的送礼的人。

  服务生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奇怪,刚刚人还在这里呢!”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从车子后面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服务生说:“就是他!”

  乔沐希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下意识警觉起来,步子往后退了退,那个男子打开盒子的盖,“裴太太,这是裴少送您的礼物!”

  乔沐希看到盒子中的蛋糕,几朵百合花占据半圆的位置,另一侧是红色的字,“老婆,,我爱你!”她心里不屑地嗤道,果真是裴逸无聊的擒爱把戏。

  男子把盖子盖上,走过来递蛋糕,秦拓站在她的不远处,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是哪里也说不上来。

  男子的尖刀拿出来的时候,乔沐希和服务生都被蛋糕盒挡住没看见,唯有秦拓发现盒子下面的反光,他当即奔过去,乔沐希看到刀子拿出来的时候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服务生则是惊呆了张着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秦拓有力的手臂一把将她揽进怀中,迅速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刀子深深地斜插在他的手臂上,男子一看行动失败,拨出刀子撒腿就跑。

  齐瑶还没到,秦拓的人都在大厅里,乔沐希冷静地制止住想要大叫的服务生,冷声道:“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然后迅速从秦拓兜里摸到钥匙,“我送你去医院!”她从自己包中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压在他手臂上,“你先止下血!”

  “我没事!”秦拓低声说。

  “别逞能!”乔沐希说着已经拽着他另一只手臂拉到他车子旁。

  其实她应该报警的,可如果一旦报了警里面宴会所有的宾客都会知道此事,这个宴会不一般,涉及到裴家脸面,她知道这样对秦拓不公平,可是为了顾全大局,她不得不这样做。

  乔沐希开车拉着秦拓去医院,他拿着电话打给董彦,让他赶紧带人过来,由于担心还会有人对她不利,他不能掉以轻心。

  到了医院,有医生特意在门口等着,在看到秦拓下来之后,率先按住他的伤口扶着他往里走。此时齐瑶也赶了过来,秦拓看见齐瑶,这才放心地跟着医生进去处理伤口。

  乔沐希还没跟齐瑶交待,手机就响起来,是裴逸,她赶紧接了起来,电话刚通,就传出裴逸刻意压低的质问声音,“乔沐希,你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这里还有宾客等着我们应酬,你好意思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