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网络小说 > 豪门主母

无需申请自动送

  就算秦拓再不乐意,工程也有完成的一天,交工那天付鹤亲自带人来验收,别说墙或是门了,就连边边角角都检查的非常仔细,企图找出一点问题来。乔沐希跟在付鹤后面并不担心,一脸轻松的表情。

  付鹤早就听说乔沐希天天泡在工地里,一天要跑好几趟大楼,本来他还不信,现在真信了,一支经验不那么丰富且人少的装修团队能装出丝毫不逊色于瑞德的标准,乔沐希不下点工夫是不可能做成这样,他点点头,转身说道:“不错,剩余款项马上就打过去!”

  乔沐希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希望我们有机会再次合作!”

  这一刻,付鹤没把她当成一个柔弱的女人,而是和他站在一个高度的商人,他伸过手轻轻地握了一下,语气有点郑重地说:“一定会再次合作!”

  付鹤一向都是高傲的人,能让他这样对待说明此人得到他的认可与敬重。

  乔沐希把付鹤送出工地,余光撇见不远处裴逸靠在他那辆臭屁的布嘉迪上,双臂环抱于胸前,悠闲地看着这边,付鹤显然也看到裴逸,不过也是,像裴逸这样走到哪里都把自己搞成焦点一样,想让人看不到都难,付鹤装成没看见,上了自己的车。

  车子开远后乔沐希才转身走到裴逸面前柔声问:“怎么有时间过来?”

  “晚上去庆祝!”他简短地说。

  她有些犹豫,他眼中浮起笑意,“这还要想?”

  “那我去收拾一下!”裴逸这种人,如果你驳了他的面子他会很记仇,没办法,她还是妥协了。

  回到工地安排自己的工人离开,然后吩咐齐瑶在这里盯着交接完成,这才往外走,手机响起来,,拿起来一看,是秦拓。

  “怎么样?合格吗?”秦拓一直坐立不安,生怕付鹤会挑出毛病,他简直比乔沐希都紧张,在酒店里踱来踱去,看的董彦直眼晕。

  合不合格跟秦拓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如果失败,那意味着乔沐希这段时间的努力全部白费,他不忍心,也不想让她伤心。

  “没问题,付鹤刚走!”她的声音愉悦伴随着笑声。

  她笑起来说话更有一种缭绕的撒娇味道,听的他心里快跳几下,“今晚庆祝一下如何?”

  她一愣,随即说道:“今晚有事,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回头一定要我请啊!”

  他没勉强,“那好,等你电话!”

  当裴逸把车停到琼浆玉液门口,她微微皱起眉问:“在这里?”这个地方留给她的都是一些不好的回忆。

  裴逸看她一眼说:“我们要融入彼此的圈子,我去努力适合你的生活,你也要向我靠拢,行吗?”

  他还真搞什么无需申请自动送游戏?算了,既然他这样说,她配合道:“好吧!”然后爽快地下了车。

  裴逸进门的时候大家已经到了,看见裴逸都起哄道:“来晚了,罚一杯!”在看到他身后跟进来的乔沐希后,声音都没了,有些不明白裴逸在搞什么,哪有出来玩带老婆的,更何况是裴逸,他不是一向不稀罕这个女人么?

  裴逸一把将乔沐希拽进来,拉着她的手走到沙发主位前坐了下来,这个位置是裴逸惯坐的。

  “你们怎么这副表情的?我带老婆过来散心,你们继续!”裴逸笑道。

  反正也不是自己老婆过来,一屋子人又恢复正常,该喝酒的喝酒,该亲热的亲热,乔沐希略略环视一圈,也只有唐泽皓她算是认识,其余人只是眼熟,此时唐泽皓身边的两个女人恰是上次陪在裴逸身边的那两个,她微微有些不悦,别开视线。

  裴逸看眼桌子上的一堆瓶子,招呼道:“服务生,拿瓶果汁来!”

  “裴少,怎么改喝果汁了?”唐泽皓问。

  “给我老婆喝的!”他说着,接过服务生递来的果汁亲自打来倒入杯中,然后端到乔沐希面前。

  她都有些受宠若惊了,颇为不自在的笑了一下。

  此时的场面很诡异,裴逸怎么对他老婆这么殷勤?不过疑惑归疑惑,谁也没傻到问出来,只得装没看见。对于裴逸来讲,把她带到他的朋友面前是一种肯定,对她态度的一种肯定,想得到她的爱必须要先让她和自己处在平等的地位上。

  “我先去洗手间!”乔沐希在裴逸耳边说道。

  裴逸体贴地帮她指了一下方位,低声问:“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讨厌!”她低嗔,瞪他一眼,起身走了。

  她没来及换衣服,还穿着工作时的白色套装,此刻他才忆起她走路很好看,既不同于一般女人的娇,又不像女强人那样死板,总之风情的很适度。

  “裴少,您这是唱哪出呢?”唐泽皓是裴逸最好的朋友,说话也没什么忌讳。

  “什么哪出,我带老婆出来怎么了?”裴逸斜他一眼。

  唐泽皓刚想反驳,门被推开了,尤姐穿着一身暗紫色紧身长裙站在门口,她把身后的女人推到前面,冲屋里的人一挑眉,“新来的!”

  琼浆玉液的小姐都归尤姐管,她大概四十岁左右,打扮的很是性感,看起来也就三十初头的样子,裴逸等人经常来这里,所以只要一有新人,她都想着往这边带。

  屋里的男人眼前一亮,门口这个身穿白裙的女子清纯不可方物,尤其那双眼睛更是像能说话一般,谁都看出来了,这是裴逸喜欢的类型,没人说话,都等着裴逸的意思。

  此时乔沐希已经从洗手间里出来,只是没人注意到她,目光全在门口那名女子身上,她也没往前走,就站在那里等着看戏。

  尤姐看到屋里竟然冷场了,意外地问:“裴少,难道这样的您都看不上眼?”说实话这个女人都能算是这里的头牌了,她一调教好就巴巴地给裴逸送来了。

  裴逸笑道:“可别扯上我,我老婆要是让我回去跪搓板就麻烦了!”说罢向卫生间的方向望去,“看吧,我老婆偷偷站在那里等着揪我的错呢!”

  所有的人都向乔沐希看去,她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坐到裴逸身旁,配合他说道:“看来今天我还真打扰你好事了!”语气调侃的成份居多。

  “老婆,我要是真有问题就不敢带你过来了!”他说着把她圈进怀里竟然向她撒娇道:“以前我是爱玩了些,那都是逢场作戏,以后不会了!”

  全场的人都惊呆了,难道裴少要从良?

  尤姐马上说道:“裴少居然结婚了,瞧我孤陋寡闻,居然不知道!”

  谁都听出来她这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呢,大家也都起哄要罚酒,尤姐爽快地干了杯烈酒,然后拉着那名女子走了。

  裴逸喜欢的类型,除非他亲自开口说不要,否则别人是不敢不长眼去要的,今天是他老婆在这里,那改天他老婆不在的话,他会不会又去找别的女人,裴少的心思喜怒不定,谁也猜不透!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