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碎梦闻香

无需申请自动送

来源: 网摘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5-09-02 阅读:
  冬的雪,轻轻飘洒时,我的梦便在岁月那虚掩的门楣内轻轻开启,我,也就静静的坐在红尘的烟火深处,倚梦独语。纤尘斑驳,流年似锦,轻许,用半朵浅笑的距离,牵着梅魂,捻着兰魄,读着竹语,嗅着菊香,翩然在简静的素笺里。
  ——题记
  【梅魂】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卜算子。咏梅(陆游)生在大漠深处,却喜欢梅,不是因为太多的文人墨客都喜欢梅,而是我心深处便喜欢梅的孤傲与凛冽。更喜欢梅,一剪清逸素蕊的隔世芬芳。试想,一场雪,在飘渺飞旋,一剪寒梅独自绽放,我寻她的清香而来,踩碎了雪中梅的影子。相遇,一剪梅魂,望着一枚,两枚,三枚的清香,随雪,滑下丝缕冽冽清魂。这梅,一定是穿越了古意的唐诗,走过了西晋的粼月,就散发着遥远的清香,生生的落在心里,那是前世的错觉吗?
  梅魂缕缕飘散,引我一梦千年。那一年,品梅魂,于月华素纤下。梅韵飘渺,浮影暗香,就此招惹了瞳眸,牵着梅的手轻轻拾阶而上。雪,轻轻的洒落,梅红一点,若胸口的一抹红透的胭脂血,在雪絮飘飞时舞动长袖,将世间的万物都罩在一缕清香下。眸里,那孤傲的芬芳,似是而非的捕捉着凡尘的一草一木,为每一粒尘都布上梅的清骨。问,他年隔世的梅,归于何家?那一刻,思绪,会在无涯的时空穿越,心是恬静的,魂是清纯的,只为梅,只为,那前世的梅香。
  梅,是一个清冽,素衣的女子吗?捻落含香指,醉饮梅雪茶。她的清,她的幽,是散落人间的精灵,是一盏盈润思绪的飘飞,是一种意境的清澈,是一种心境的澄明。梅,是与我前世有约的故人,是我疏影暗香的情怀。那一年,我会踏落纷飞的雪,来寻你,我不着古意的裙,不要细细的微步,我只要奔跑,千年万年的奔向你,我只要迈着如莲的脚步,扑向你的芳魂。
  今世,寻梅自叹!可否,拥着梅的诗心,搂着梅的韵骨?可否,让我在梦里穿越到唐风宋词,走失在楚辞汉赋,让我随梅的清清冽,流转在千山暮雪,在梅魂的叹息下,看云水青山?可否,学清风自诩的山人林和靖,在苍云出岫时,依山种梅,修蓠养鹤?也许这才回归了青山依旧的真面目吧。那一年,只为梅抛掷浮梦,揽雪浅叹。
  还好,我自许自己来生,只做梅的最后一朵清香,带着隔世的情怀,带着今生的梅骨,孤傲挺立,孤芳自赏吧!
  【兰魄】
  幽兰花,在空山,美人爱之不可见,
  裂素写之明窗间。
  幽兰花,何菲菲,世方被佩资簏施,
  我欲纫之充佩韦,袅袅独立众所非。
  幽兰花,为谁好,露冷风清香自老。
  ——兰花(刘伯温)
  似是赶赴一场约定,自幽兰飘香时,唤醒了一段沧海桑田的浮梦。轻浅的风,飘过一缕旷世的清香,吟诵一段平仄之间的唱和,踏流年似水的隔世相遇,便寻得一枚幽谷兰香。踏着泛黄的年华,皈依处,是端坐在岁月渡口的一枚兰花女子,数着漫过烟霞的清梦。那一年,已将自己洗尽铅华,魂归兰梦。你看,渡口畔,谁在叹,岁月荏苒,是一匹白驹轻跨的云烟,他年,便是在苍茫烟火间,去寻梦里如兰的清凉,那是最终的宽暖与安稳,透着繁华落尽的端然。
  也许是心深处本就收藏了一枚兰香,在青山绿水间相依含笑。总是梦想,一朵若兰般的笑意,在心底淡淡的绽放。我欲乘香去寻觅,可山山水水又阻隔着远远的天涯路遥远。原来,自己一直所寻的只是梦中那一段地老天荒的遇见。其实,所有地老天荒,于我,却是一份婉约,一束柔软。
  低眸浅笑,又嗅到了兰花飘香,窗前的那朵蝴蝶兰,如此静谧的绽放在自己的日月里。似是很安淡,我却知,她早已与雅静有染,是与我有缘,今生才会潋滟在我的窗前。轻轻洒下一缕清欢,却是尘缘纷呈,于悲欢,于离合,随遇而安。这是一份如兰的静雅,只与淡然有关。尘世种种,炎炎凉凉,谁又不想寻一处简单清朗?心是一枚浮尘,谁又不想寻一个安放的地点,是否能与兰简静相依,走过青山依旧,看着绿水长流,他年,依兰浅笑,着兰魄,捻兰香,与红尘深处,静纯心性。
  含笑,俯首低眉,嗅兰的孤芳自赏,闻兰的清绝温婉,似荡在空谷凌云上的袅袅香魄,醉了几世遇见。也许很淡,也许很素,却一定要长在你必经的路旁,这是前世,与你的约定,这是今生,不忘的痴念,我自飘香,自空谷盘旋。似怜犹怜,似惜忆惜,捻得此香,销得此魂。静若处子,动若云纤,独倚深谷,暗语浅笑,谁会捻落我的尘香,谁会是我今生所遇的路人?兰,素之,雅之,淡之,清之。此生当做兰,只做空谷幽兰,远离浮华,疏离喧嚣,只做一世清清幽兰。
  也好,今生所愿,与兰为伴,随遇而安。
  【竹语】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旁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
  ——於潜僧绿筠轩(苏轼)
  你是否艳羡竹的清,竹的淡,还有那竹里的碧绿青天。是否会想,新雨清洗的碧竹,最后的尘埃已落去,只剩下原味的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感叹。所幸,如竹挺立,自觅一段漫过光阴的诗情,在流年辗转。品竹浅叹。竹无心,却有节,可谁会想到,那节节的挺拔下,又感叹着多少世事凉意。你看那竹,独有凌云之志,却只做隐风之士,也许会许自己长在孤野山径,却只与秀山云烟交好。
  静心而立,碎梦涟语,独坐烟火里,听竹语声声,似是漫步在竹林芦屋。窗外细雨声声绕心绪,持淡淡的浅愁,把一盏雨前茶,静静的品雨洒微叶的颤抖声。是否,他年,能邀你共坐,烹茗煮炉,淡淡的坐老锦瑟。这是梦,这必是一种梦里的温馨,透着浪漫,却也是心底的闲适恬淡。啜菽饮茶,便与你,赏屋前静舞修竹,夜半听竹吟曲吧,就在你的柔情里打发散慢的光阴,渡简静的心情,在青青翠翠,幽篁淡雅里,任竹叶弹曲,任竹风拂过与你的流年往事。看,那是竹,清清身韵,只为凡间散发清逸俊雅,你看,那是竹,隐逸着一股傲然的挺拔,却在轻风浮雨下,看尽人间纷乱,也甘愿做一个淡泊的世外高人。
  无语,倾心,观竹影娑婆。萧萧竹翠,幽幽轻风,挥下一笔素墨,吟浮生若梦,弹拨一曲断章,唱似水流年,谁又在竹林深处,削竹成笛,吹奏河山,抚琴弄箫,弹落眉弯。该是寻过宁静的过往,最后,也还在竹林深处,简单静坐,听,落下了抛掷浮华的声音,还有,远处,竹节拍打流年,将岁月的歌谣挂在竹梢的响动,只是那一澜碧绿醉了窗牖,迷了庭院深处那剪轻风。
  可否,邀你听风,听雨,听竹林里几片瘦叶,拂动老旧的时光。在淡淡的月光下,聆听一袂风舞竹影的轻颤,品一壶浊酒,邀竹同醉。在竹笛声声里,与竹同舞,那一刻,是掷了浮世的清欢,只与竹同眠。以竹为友,竹芦为家,这会不会是一个惬意的归宿?你听,那是竹林细雨声,细细潺潺的诉说着你,我,他的故事,故事里似有若竹韵般的清欢。
  可好,绿烟深处,闲来拂琴,听风穿行,学做个隐士,安淡渡日。
  【菊香】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陶渊明
  一直都想像,这世间的菊,一定是从陶公的菊园遗落,那份清浅,也一定是因了陶公的笔墨,才安放成了如此淡色的模样。也便在如此静好的日月里,淡淡的折射出岁月中那份清凉的柔情。那婉然绽放的姿态,是旧时一个写意重生的女子,在清凉的古旧老墙下,淡淡散发着光阴的妥贴。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陶公的笔尖洒下的墨痕,是一个隐居山人的清凉,是一个远离浮世的清欢。在一缕菊香萦绕下,悠然的打发着闲散的光阴,不见浮华背后的喧嚣,只念一抹菊色的安淡,也正是有了陶公,才让今世的菊如此安淡吧。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这是一种淡然吗?在捻酒清风下,伴斜阳浅唱,多少往事,飘过眼眸,散发着岁月的清香,是菊一般的淡,在心底轻轻升腾。你记的吗?最好你忘记,那是一缕淡菊飘香的黄昏,错落的篱笆,低过矮墙的日子,飘过心底的流盈,静静的展现在一把暗香的轻暖里。一枚落花轻飘,一瓣清欢落眸,你是我的遇见,在飘落菊瓣的红尘。是一瓣清,是一朵淡,还有一挵从容。
  菊香阵阵飘,拥菊取暖,以菊的姿态,傲然挺立于尘世的风中,以淡的姿态,接受着生活的荆棘,跋涉在泥泞的路上,这份菊的淡,是淡在骨子里,淡在纷争外,淡在荣辱外……菊,淡吧?!很淡,却有清香!
  竹儿碎梦细语。于2013年12月19日夜。
  • 上一篇: 故乡的秋
  • 下一篇: 听秋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