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只是有人更恳切

无需申请自动送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5-20 阅读:
  我不爱追热点,特别是容易引起别人讨论的所谓热点话题,也不爱通过反驳别人的激烈观点而蹭热度。所以我一直不温不火,可能有些许原因是这些。不过前几天看朋友圈有人讨论咪蒙关于退学的文章,我点开看了看文章,除了我一直不喜欢的激烈语调,我也不喜欢这个退学的论调。别人退不退学暂且不论,我突然想起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大二那年退学的朋友H。
  他学工科,具体专业名称是什么早忘记了。我们是因为一起组乐队认识的,他是那种看着很轻松,但是会让人产生一种“一定要很尊敬他”的那种感觉,大学的时候我一直搞不清为什么我会产生那种想法。他热爱音乐,热爱吉他,好多次沉醉在吉他的世界里,旷课,逃考试,我那个时候很不赞同他这样做,担心他会因此毕不了业。关于他痴迷音乐,疯狂弹吉他这事儿,他跟我讲过一件事儿,在他初中时候,他外公因为他太痴迷其中,把他家里所有的吉他都放火烧掉,把他锁在衣柜里饿了一天一夜,让他继续弹琴的交换条件是他必须考上大学。其实他超级聪明的,考大学对他来说不是难事,所以他听了家人的话考上大学,换取了自由,继续弹琴。但是大学专业课占用了他太多弹琴的时间,没有听错,是专业课占用了他弹琴的时间,所以他选择退学,在大二的时候跑到北京,想要去迷笛学校。他走的时候,我们乐队的成员都在上课,最后一面我也只是在他递交退学申请资料的校级办公室见过,他给我们每人都发了长长的短信,我觉得他酷死了。他是真的为了自己的热爱,敢于冲破各种桎梏的人。
  大学期间,我们从未得见。毕业后我也来北京,也只见过一面。故事发展到这,他没有考上迷笛,过了一段吃馒头咸菜的日子,但我找他的时候,他住在音乐学院附近的小区,做着自由编曲的工作,他说他一支编曲可以赚到几千块,已经完全可以独立自主了。那个时候的我只是个刚出校门的新人,跟他比起来什么都算不上。直到现在,他仍然做着喜欢的工作,在他的世界里,自由的生活着。
  看了咪蒙那篇文章,我才想明白为什么我在大学时候对他有种“一定要尊敬他”的感觉,是因为他的热爱太过恳切和纯粹,认认真真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的会让周围人觉得他很酷。返回那篇文章,我觉得退不退学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人对一件事情够不够恳切,决定那件事情能不能成。
  《请回答1988》里有段狗焕的独白,内容是这样的:缘分是不会经常找来的,如果要用到缘分这个单词,必须是偶尔,很偶然地出现的戏剧性的时刻,那才叫缘分。所以缘分的另一个名字,是时机。如果今天,我没有被那该死的红绿灯拦住,那要命的红灯若帮我一次,我有可能就会命运般站在她的前面。我的初恋一直都是被那该死的,被那该死的时机绊住了脚,被那该死的时机。但是缘分,还有时机,不是自动找上门的偶然,是带着恳切的盼望做出的无数选择创造的奇迹般的瞬间,毫不迟疑的放弃和当机立断,弄出了时机,那家伙更恳切,我应该鼓起更大的勇气,搞怪的不是红绿灯,不是时机,而是我数不清的犹豫。最后泽善党胜出,阿泽和德善在一起了。
  所以你看到了吗?事情能不能成,只是因为有人更恳切。
  上周看的《奇葩说》,一个辩题是“朋友一直坚持一个不靠谱的梦想,要不要劝阻”。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他这个不靠谱的梦想,是不是他非常非常恳切想要实现的。如果是的话,帮他加油吧。因为我见过身边的朋友怀着各种各种恳切的愿望,他们为之做着准备,为之付出心血,最后得以实现梦想。我一点都不觉得他们的梦想不靠谱,是因为他们的人都是靠谱的,所以他们的梦想听起来再离谱,都多了很多可以让我觉得相信的理由。再说,什么是谱?
  去年儿童节的时候,我写过《小时候的愿望,你还记得吗》,播放量都不到三万,在我众多个十万加播放量的节目列表里,它显得非常不起眼。但我每每想起我小时候的愿望,总是感叹自己怎么老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在这方面,双子座真的是很无奈啊。上周末公司团建,我又跟同事聊起小时候的梦想这个话题,同事有些都不记得了。我讲起小学时候因为喜欢SHE,所以想要成为歌手,做明星。跟表妹组了女子组合,录了我们唱歌的录音带,还打算寄给唱片公司。可是到现在我的表妹结婚生子,我一个人漂泊在外。说白了,是我想要做明星这件事情其实也没那么恳切吧,我可能也是个没梦的小年轻吧。
  “小时候的愿望,实现不实现,其实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面对现在的自己”,这是我去年节目里说过的话,现在听起来也要为自己竖起大拇指。
  但现在对我来说,我真的实现了一个小时候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梦想。我写了一本书,并且它们被印成了铅字,正走在寄往各大网站的路上。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写东西,写日记那种寒暑假作业,对其他同学可能是折磨,对我是一大乐事。搞不清自己为什么喜欢写东西,只是一直写一直写,为了写的东西被人看到,录成电台节目,没想到就做成了。我之前一直不懂为什么我喜欢,直到最近才想明白一点点,是因为很多人说我说了他们想说的话,我说我写的每一篇东西都是为了要搞懂我自己。因为我跟很多人一样普通人一个,所以我的困惑大家都有,我的思考大家也都有,我表达我,也就表达了一部分大家。而今天,我表达的它们变成了真正的书。
  这件事情上,我也算是很恳切的盼望吧,我最开始只是想要写,至于之后被人喜欢,直到出版,我都觉得是上天的厚爱,他赠与我的礼物。接近26岁生日的时候,我出了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第一本书。
  清明节的时候,我跟爸爸说“我出书咯”,我爸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笑说“你把我们这条街发生的事儿都写写吧。”我跟他说“好”。我一直怀着这个念头,就是要把我小县城的生活写一写,我觉得很生猛很有趣,抱着这样的念头,想了很久。
  相信我,一个人很恳切的想要什么东西的话,是会想各种各样办法去做到的。如果还没做到,可能真的是不算那么恳切。可能只有爱人这件事,这个说法会不怎么成立。但是,就活一次,有可能的话,就试试呗。
  • 上一篇: 我的方向感,我的安全感
  • 下一篇: 关于女人的那些感悟!!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