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亲情文章> 爸,你去结婚吧

无需申请自动送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03-14 阅读:
  儿女鼓励父母再婚,图的也是个轻松愉快。
  
  半路夫妻都委屈
  
  罗先进被同居老伴逼婚了。
  
  姜彩琴觉得结婚的理由正当。同居已有两年,感情稳固无经济问题,何况都60多岁的人了,日子倒着数,该早点把名分定了。
  
  罗先进不吱声,久了,才憋出一句: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有没有那个证有什么关系。
  
  似乎真没什么影响。罗先进是男人,每个月3300多元的退休金全交给姜彩琴,前任老伴都得不到这么多的信任。
  
  “工资是归我管,可我管着总觉得名不正言不顺的。我是保姆吗?你是发我工资吗?”姜彩琴越想越悲从心来,难不成这个男人还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邻里邻舍的都知道她姜彩琴“不要脸”和男人婚前同居,没有那张纸当定心丸,万一真分手了,让她的老脸哪里搁啊!
  
  罗先进不吭声了。半路夫妻都委屈。老两口现在吃穿用都花的他的钱,姜彩琴也有退休金,一分不拿,全给她儿子存着。这不算,还把他的工资每月存了500元的零存整取,那户头他看过,写的可不是自己的名字。
  
  话一说破,这日子似乎真有说散就散的迹象。老两口吵架,慌的却是各自的儿女。
  
  傻瓜才反对黄昏恋
  
  罗月玲是希望父亲再婚的人。她工作忙,又不稀罕她爸那点退休金,老头子没找老伴前,一张嘴都用在念叨罗月玲要贤良淑德相夫教子、远离“不良生活作风”上。她和狐朋狗友泡酒吧,别人都是老公老婆来电话催回家,她老公没来电话,老头子的夺命连环CALL却成了圈里有名的笑话。
  
  她看人很准,姜彩琴除了有点小市民的小毛病,其他都还不错。有个人陪老头子唠嗑打发时间、全权负责所有家务,还能带他出去锻炼身体,才3000块钱啊,这么能干又贴心的“保姆”全北京哪儿找去?
  
  何况私底下她也挺待见姜姨的儿子李刚。上次老头子养的狗把邻居家的小孩咬了,全亏他,自己掏钱抱孩子去打针,赔礼道歉,该做的都做了,比自己这个亲闺女还像话。私底下两人也有过商量,都想赶紧把爹妈送出去自己过轻松日子——养老负担这么大,傻了才反对老人黄昏恋。
  
  罗月玲决定亲自出马帮姜姨逼婚。
  
  首先从解开罗先进的心结开始,“爸,你怎么就这么抵触结婚啊?你们现在和结婚也没什么区别,领个证,姜姨心里也踏实啊。”
  
  罗先进歪着头,恨不能把女儿一巴掌拍醒。不结婚还不是为了这个傻丫头。“这房子是我和你妈留给你的,我怕结婚了你的那份就没了。而且现在不结婚她会巴着对我好,万一结婚了她变样了咋办?”
  
  罗月玲在心里又感激又鄙视老头子。法律规定了这房子是你的婚前财产,就你一人说了算。而且破平房值多少钱?你闺女名下的房子随便哪套都比它值钱。何况姜姨要真走了,你一个人住出了什么事,卖房子都不够进医院的。
  
  “人家又不是图你的钱,钱和老伴,你自己选一样吧。”
  
  红包体现封建思想
  
  钱是死的人是活的,罗先进低头了。老两口放出要结婚的口风,春节一过就去办手续。
  
  决定要结婚有好处也有坏处。姜彩琴不再拿罗先进的钱存私房钱,即将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彼此。但以前不在乎的事也变得敏感。
  
  过年发红包。罗月玲一家三口大年初一回来,姜彩琴给罗先进的外孙女包了200元的红包。大年初四,李刚带着媳妇儿子回来了,姜彩琴塞给孙子的红包包了500元。
  
  罗先进当场拉下脸。以前没结婚,他没把这事看得多重,现在快结婚了,外孙女孙子就该一视同仁,难道姜彩琴的孙子值钱,罗家的外孙女就掉价了?
  
  罗先进决定和姜彩琴理论“重男轻女”的事,姜彩琴却不认为自己有错:“我们家一直都这样,男孩女孩就是不一样,如果你外孙女是男孩我也不会少给的。”
  
  “封建!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这么封建的人!进了我罗家就要改你的规矩,你不给,我自己给外孙女把压岁钱补上!”
  
  罗先进还有一句话想说:把工资卡还我,我不乐意你用我的钱给你孙子。幸好他还留了两分理智,要说出口,大过年的就别想过清净日子了。
  
  又不是小孩玩过家家
  
  罗月玲进门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听完事情缘由,她忍不住对着天花板翻白眼:这两个老小孩。不对的肯定是姜姨,但一则她不好说什么,二来又不是什么大事,闹大了,反倒影响小孩子的价值观和亲情关系。
  
  还是老规矩,先把老头子的气顺了。罗月玲趴着父亲的耳朵说悄悄话:“爸,你高兴吧,你女儿家比她儿子家强,她才多给她孙子压岁钱。你外孙女多乖啊,知道姥爷疼就够了。那点钱算什么呀,咱不希罕。”就这一句贴心的悄悄话,罗先进阴着的脸就开晴了。
  
  见父亲消气了,罗月玲又去哄姜彩琴:“姜姨,你这是传统,自古压岁钱就分男女,哪有一样的道理啊。你没错,是我爸他小心眼,你就别和他计较。”
  
  姜彩琴有些脸红。罗月玲的能干让她老是觉得在罗家有压力,所以忍不住每次都给孙子大红包。可人家不计较还给自己面子,三不五时的给自己和罗先进救火。给了台阶就赶紧下吧。
  
  罗月玲喘口大气。一直以来她都把自己放在局外人的位置,可以超然看待两个老小孩闹别扭。可婚姻不是过家家,现在就吵成这样,真结婚了,做儿女的不会更累吧?
  
  最特别的婚“礼”
  
  虽是二婚,罗先进和姜彩琴却是头遭办婚宴。罗月玲请来婚庆公司,又是煽情又是搞笑,铆足劲要给二老一个“特别的婚礼”。
  
  所有人都记住了这场婚礼,但不是罗月玲的功劳。
  
  “下面有请新娘姜彩琴的儿子李刚先生献上厚礼。”司仪把灯光让给了李刚。
  
  礼是一本存折。“我没什么好送的,只有这本折子。”他从信封里抽出一本崭新的折子,“很多子女都反对家里的老人再婚,怕被分走家产,怕要多养一个老人,这些顾虑我都有。”他的话让全场安静下来。
  
  罗月玲站在台下的阴影里,看不到表情。李刚的发言是临时加进去的,她事先不知情。罗家和姜家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差距不小,她不像在人前表现的那样对姜彩琴母子全盘接纳,父母的组合更不等于她就要认这个“弟弟”。
  
  台上的年轻人继续发言,“不怕家丑外扬,当初我很支持我妈嫁给罗伯伯,因为他家里条件好,我甚至想过是不是可以从中获利。”他的坦白让台下许多人小声惊呼。“可现在我知道了,我妈是真心想和罗伯伯在一起,她逼婚,是怕罗伯伯不要她了,他可是黄金单身汉呢。”
  
  大家哄笑,有人还鼓掌。“人老了都想有个伴,要找到这样的伴不容易。我的礼就是我妈这几年偷偷存下的几万块钱,以前写的我的名字,昨天我去改成了她的。钱不多,但有了这笔钱我妈可以安心养老,有个病痛什么的也不会拖累罗伯伯。”
  
  他狡黠又略有羞涩地一笑:“抱歉,我还没有伟大到可以把罗伯伯的名字也写上去的程度。”
  
  全场掌声雷动。罗月玲站到她爸身边,戳破老头子的故作镇静,“不用太感动,你们好好过日子就是最好的回报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自己好。”
  
  她转身轻轻抱住泪流满面的继母。父母幸福,儿女轻松,多划算的买卖。
  • 上一篇: 母亲在山顶
  • 下一篇: 母亲的孤独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