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感动世间
  • 第二颗纽扣靠近心脏 发表日期:2019-03-09 点击:0次

    刚结婚时,我和先生相约:每次买回来新衣服,要把上衣纽扣重新加固不是所有扣子,我从来只缝先生的第二颗纽扣,因为第二颗纽扣靠近心脏,每当我低下头缝纽扣时,内心会涌起一股温暖的情愫。先生起初并不屑于干这种小女人的事,可是经不住我软硬兼施,只好笨...

  • 真正要走的人,是不会说再见的 发表日期:2019-03-06 点击:0次

    希和鹿哥,今日大婚。算起来,他们认识至少有11年了。 高二的时候,希希问鹿哥,你觉得我学理科,怎么样? 鹿哥笑着说,你知道高锰酸钾的分子式吗?你知道光合作用吗?你知道牛顿第二定律吗? 希希说,你管我呢。 刚去上大学那会儿,圣诞节特别冷,他们坐在...

  • 真正的痛 发表日期:2019-03-06 点击:3次

    伤要多重,才会感觉到痛?到底什么样的痛,才是真正的痛? 平淡无奇的夜晚,我正埋首电脑前写作。嘟比最近身上出现不少奇怪的斑点,你要不要看一看?看起来像是一点一点的瘀血,我有点担心,你去请教一下医院里的儿科同事好吗?嘟比是儿子的小名。当时我正如...

  • 没几个像样的秘密,就称不上父与子 发表日期:2019-03-06 点击:1次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老周好像是突然闯入我生命的。10岁之前,我一直在妈妈密不透风的爱里,他根本插不上手,也无须插手。可是,他一旦出手,全是大招。 那是上小学三年级时,足球队里来了一个比我高、比我壮许多的霸道男生,今天欺负这个,明天欺负那个。有一...

  • 母驼阿赛与两个少年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8-12-24 点击:15次

    两个月前,三年一度的那达慕盛会开始了,放驼人好像惧怕欢乐,单单让吉尔牵着大狗巴日卡,跟着阿杜沁全家前去参加。吉尔像脱缰的野马,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玩得实在痛快。夜幕降临了,这是一个狂欢之夜。篝火、歌声、舞蹈,把吉尔深深吸引住了。但最使他着迷...

  • 妈妈别把我送走吧!——请加上引号 发表日期:2018-03-30 点击:91次

    瑶瑶的妈妈两个月没来接女儿了,这让五十岁的幼儿园的园长李月琴焦急万分。 五月的一天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幼儿园来了一个年轻的女人,要把孩子在里这长托一个月,并说现在自己身上没有钱,等她从深圳打工回来再付钱。 那可不行,我们园的规定是预先交钱,...

  • 靠听觉捡垃圾的母亲 发表日期:2018-02-26 点击:228次

    也许她的全身,只剩下耳朵还算灵便。 丈夫在二十多年前去世,那时她五十多岁,现在,她已是年近八十的老人。年近八十的老人本该在家里种花养鸟,看看电视,而她,没有资格享受这些。 她生了六个孩子,死了五个,剩下唯一的儿子,从出生起就患上了颈椎肿瘤。...

  • 我和父亲之间有座山 发表日期:2017-09-02 点击:279次

    那年冬天是个暖冬,而对我,却是一个极其寒冷的冬季。 先是我的父亲向母亲提出离婚,知书达理的母亲以一种奇异的平静与沉默接受了这个事实。当时我已上高中了,我跟了母亲,父亲默默无声地离开了这个家。我和母亲依旧按照原有的生活轨道运行着。妈妈除教学外...

  • 巷子里那熟悉的灯光 发表日期:2017-09-01 点击:276次

    大学毕业后,我的工作、生活一直都不顺,先是找工作接连碰壁,后来男友又向我提出分手。为了能留在这座城市工作,我只好降低工资要求在一家小公司里暂时栖身。 那时,我在一片等待拆迁的破破烂烂的棚户区里租了一间房子。一是房租便宜;二是离我上班的公司比...

  • 捡垃圾的老太太 发表日期:2017-05-21 点击:341次

    今天,我又遇到小区那个捡垃圾的老太太了,在大街公交汽车站边,她依旧弯着再也不能弯的腰,拉着她那辆沉重的架子车,不时停下来翻看垃圾筒,寻找着那些可以回收的垃圾,一头短白发零乱地在风中飘动着,显得更加沧桑与悲凉 已经有好几天不见老太太了,我还纳...

  • 丘索维金娜41岁7战奥运:你未痊愈,我不敢老 发表日期:2017-04-11 点击:170次

    2016年8月7日晚,里约奥运会女子体操资格赛,我们再次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41岁的年纪,七届奥运会,在20岁就被称为老将的体操界,她绝对是个绝无仅有的神话。 丘索维金娜1975年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1992年第一次参加巴塞...

  • 我爱你 发表日期:2017-03-25 点击:212次

    一个小厨师,一个小服务员。一场四年漫长时光的相依相恋。没有钻戒,没有钞票,在城里也没房子。他们就这样在那个阳光明媚的秋天结婚了。 婚庆主持人对男孩说:你对新娘说一句最掏心窝的话吧。 男孩单腿下跪,没掏钻戒,没掏红包,只是握住女孩的手,深情地...

  • 被泪水渗透过的无需申请自动送 发表日期:2017-03-21 点击:203次

    曾经喜欢过一个男孩子十年,从七岁到十七岁,信守一个什么生死盟誓似的十年间,对别的男孩子从来不肯动心。 少年时的一个冬天里,也曾疯狂地爱着拿破仑,非常深刻。痛苦地日夜受着这一百八十六年之隔的鞭笞,想象着若我们相遇时他二十,我十七,刚好是恋爱的...

  • 我是为你好,可我不觉得好 发表日期:2017-03-21 点击:198次

    01 你一定听父母说过我是为你好。但你不知道这句话是一个三件套,它后面还有两个大招。他们每次想让我们听话的时候,就会搬出我是为你好,大打苦情牌。女儿啊,你不要去学什么中文啊,没前途啊,你去学金融,好找工作,我是为你好;儿子啊,你别去私企啊,不...

  • 温暖孤独的旅程 发表日期:2017-03-21 点击:206次

    有一个冬天,在京西宾馆开会,好像是吃过饭出了餐厅,一位个子不高、身着灰色棉衣的老人向我们走来。旁边有人告诉我,这便是汪曾祺老人。当时我没有迎上去打招呼的想法。越是自己敬佩的作家,似乎就越不愿意突兀地认识。但这位灰衣老人却招呼了我。他走到我...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无需申请自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