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侦探悬疑> 午夜危情(2)

无需申请自动送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03-30 阅读:

  3。龌龊的阴谋
  
  石鑫锋和秦娥达成的交易,其实是个令人不齿的龌龊阴谋。两个月前,秦娥约了石鑫锋,在递上两张金卡的同时开门见山:我叫秦娥,今年26岁,现任老公叫鲍余,48岁。看岁数,他是不是可以做我的老爹?请勿怀疑,我不是“大叔控”,而是“钞票控”。我相信,世上没谁不爱钱,你也不例外。这两张卡,分别存有10万和30万。10万的是定金,密码888。30万的是酬劳尾款,密码暂不奉告。只要你让鲍余变成精神病,住进疯人院,我就把密码给你。这笔交易,对你来说易如反掌,毫无风险。做不做,请表态。
  
  石鑫锋很精明,暗中用手机录下了和秦娥的谈话。退一万步说,即便出了差池,总不能便宜了合谋人。随后,石鑫锋又做了调查:鲍余是个做水产品批发生意的暴发户,兜里钱一多,心思便花了,裤腰也松了,和前妻离婚后重纳了风情万种、艳光撩人的秦娥。秦娥不光胸大,脑容量和野心也大,看到网上时不时就冒出某人“被精神病”的报道,她决定行动,吞下鲍余的全部家产。
  
  仅需付出几瓶药,就能获取巨额酬金,诱惑力不可谓不大,就算他拒绝,秦娥也会再找别人。左右鲍余都要疯,与其让别人赚,不如自己赚。打定主意,石鑫锋接了单,把一瓶自行配制、能让鲍余在神不知鬼不觉中疯掉的药物交给了秦娥。一切都进行得异常顺利。上周,鲍余偷车肇事,送院受检。石鑫锋所任职这家医院,是警方和检方指定的鉴定单位。身为海归权威专家,石鑫锋当仁不让担任了鉴定组组长,他给出的结果自是毋庸置疑。秦娥哭得梨花带雨,问石鑫锋该怎么办?石鑫锋说,患者得的是躁狂症,最好远离喧嚣都市,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疗养。秦娥连声道谢,当天就把鲍余送往城郊,并雇人好好照顾。谁料,这家伙竟跳窗翻墙,偷车杀进了市里。正如秦娥所言,要永绝后患,当下猛药。石鑫锋给她的药便是极其霸道的虎狼之剂,用不上五天,鲍余必会彻底发狂发疯。果不其然,这天傍晚,石鑫锋正在查房,见习护士乔冉急匆匆跑来:“石主任,刚接诊的患者闹得很凶,见谁咬谁。你快去看看,他是不是得了狂犬病?”
  
  肯定是鲍余到了。石鑫锋心头暗暗得意,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快走,救人要紧!”
  
  快步迈进急诊室,只见鲍余情绪失控,连喊带骂,两眼红得像着了火:“放开我,快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鲍余,鲍大经理,批发海龟王八的。嘿嘿,你们想喝王八汤吗?放开我,每人两只。喂,你是你们的头吧?我给你三只!”
  
  “乔冉,马上注射氯丙嗪。”石鑫锋下了命令。
  
  一针扎下,鲍余竟冲石鑫锋扮了个鬼脸,似笑非笑:“石主任,我要睡了。但愿我能梦到你,咔嚓,拧断你的——”
  
  “脖子”两个字尚未吐出口,人已耷拉下脑袋,沉沉睡去。
  
  4。午夜上演的好戏
  
  午夜时分,石鑫锋感觉有些累,回到办公室正想眯一会儿,手机响了。
  
  是“危重病人036”秦娥。在别人看来,这些编号是医术精深的石鑫锋成功救助的精神病患者,但事实上,每个编号背后都隐藏着一段不可告人的香艳故事。
  
  “石主任,夜半三更,精神病院里安静吧?”秦娥嗲声问。
  
  “非常安静。”石鑫锋回道。此时,患者都已沉入梦乡,走廊里空荡荡的,连值班护士乔冉都趴在桌上打瞌睡。
  
  秦娥又问:“鲍余的事,办妥了?”
  
  石鑫锋笑了,取出那两张金卡边摆弄边说:“请一百个放心,一周后他会被送进疯人院,这辈子都别想再出去。而且,即使顶尖专家会诊,我敢保证也查不出丝毫破绽。密码是多少,该告诉我了吧?”
  
  “急什么?是你的,谁也抢不走。”秦娥话题一转,“现在,你就去VIP病房。”
  
  “哪一间?干什么?”石鑫锋问。秦娥的口气瞬间强硬起来:“24号。请照我说的做。”
  
  24号,住的是封凯封大少爷。石鑫锋走到门口,发现里面没开灯,黑洞洞的,死一般的寂静。但在打开灯的那刻,石鑫锋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封大少爷的床前,直挺挺地杵着两个人。一个是新收院的鲍余,一个是赵二愣。赵二愣的手上,似乎还沾满了血迹!
  
  “石主任,你看到了什么?”秦娥的莺歌燕语听起来竟是那么的刺耳,“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8年前,鲍余发财后屡屡劈腿,妻子又气又恨,离婚后带走了女儿。她的现任老公,就是站在你面前的赵二愣。赵二愣视养女赵菲如亲生,不,比亲生的还亲。赵菲遭受欺辱,赵二愣恨得快疯了,四处上告,给多少赔偿都不要,只想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后来的事,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吧?”
  
  后来发生的事,石鑫锋当然一清二楚:强暴赵菲的恶棍,正是封大少爷封凯。见赵二愣不要钱,也不惧恫吓殴打,封凯那个有钱有势的老爹便登门拜访,请他摆平赵二愣。有钱能使鬼推磨,石鑫锋出手了,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赵二愣。而他不清楚的是,鲍余还没浑蛋到家,见养父为了女儿都能豁出命,他羞愧得无地自容。考虑到若跟封凯父子死磕,无异于以卵击石,便打起了精神病行凶能免除刑罚的主意,并向秦娥许诺,只要成功,家产随你要。几天前,得知被强制留院的赵二愣即将崩溃,鲍余坐不住了,便开车肇事,意在激怒石鑫锋把他收进医院,与赵二愣联手用自己的方式为女儿讨还公道。眼下,封凯已奔赴鬼门关,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自然是石鑫锋。
  
  可是,鲍余和赵二愣都被注射了大剂量的苯二氮卓类药物,手脚也被固定在床架上,怎会行动自如?心下正惶惶地想着,鲍余和赵二愣已步步逼近。石鑫锋大惊,回身就逃。
  
  但,晚了,门板无声关死。透过玻璃,石鑫锋看见了一张文文静静中透着稚嫩的脸。
  
  是乔冉。乔冉是赵二愣的专床护士,赵二愣还能下床,能溜进更衣室,鲍余能苏醒,肯定是她减了用药量。电话里,秦娥招魂般的魅音又传了来:“乔冉,石主任的那两张金卡里有40万,全归你。记住,把他的手机拿回来,我再多给你5万。啧啧,这真是个无比美妙的夜晚,只可惜我无福观赏……”
  • 上一篇: 医闹
  • 下一篇: 西瓜伸冤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