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侦探悬疑鳄变

无需申请自动送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02-10 阅读:
    袁猛躺在床上,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手里拿着针管的人一步步向他走来.
    那针管里是半管淡蓝色的液体.当液体完全注入袁猛的身体后,袁猛身上的皮肤开始变的坚硬,四肢的肌肉开始收缩,变成了利爪.嘴巴开始外突,牙齿快速生长成无坚不摧的獠牙.袁猛突然一声怒吼,一跃而起,他知道自己又变成了鳄人.
    墙角另一个鳄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袁猛.就在袁猛扭头的一瞬间,那鳄人狂叫着向袁猛扑来.袁猛举起右手,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右爪迎面向对方抓去,对方则张着血盆大口向他脖颈咬来.袁猛侧身躲过,一爪把对方打翻在地,随即扑上前,一口咬住对方的脖颈,疯狂地撕甩起来,直到把对方撕成了碎片.
    望着地上一片血肉,袁猛竟习惯地探出猩红的舌头舔去了嘴边的血迹.当他在墙镜中看到满身血污,狰狞恐怖的自己时,仅存的一点人的意识复苏了.他恐惧不堪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不——"
    1.出走
    别看袁猛长的高大威猛,但却天生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一年前,他陪从部队回家探亲的哥哥上街买东西,遇上抢劫的了.袁猛本能地想拉着哥哥躲避,不料哥哥却甩开他,迎着歹徒扑了上去.
    歹徒一共有两名,哥哥在部队上练过擒拿格斗,按说对付这两个歹徒绰绰有余.可不料这两个家伙也是练家子,哥哥打翻一个歹徒,又和另一个打斗起来.当把这一个也打翻在地时,先倒的那个歹徒已从地上爬了起来,趁哥哥不注意,连捅哥哥数刀后,拉起同伴落荒而逃.
    哥哥被送到医院急救,但因伤势过重,未能醒过来.对于哥哥的死,没有谁指责袁猛什么,而且哥哥后来被部队追授为"革命烈士".但这一切,都无法抹去袁猛心中的痛.他知道,与其说哥哥是被歹徒害死的,还不如说是被自己害死的.
    如果不是自己的胆怯懦弱,如果自己当时能仗胆离哥哥近一点,那歹徒也不敢拿刀捅哥哥.可自己的腿当时就像成了别人的,根本就不听使唤.袁猛就是想不明白,都是一个爹娘生养的,做人的胆量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他无法原谅自己,一直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中痛苦着,不能自拔.直到一个月后,遇到了小蝶.
    因为无法自拔的痛苦,袁猛每天便抱着酒瓶躲到公园无人之地,借酒浇愁.这天来了一个姑娘,说可以帮他,还说她已注意袁猛很久了,袁猛的情况她一清二楚,问袁猛愿不愿意跟她走.
    这个姑娘就是小蝶.袁猛睁开朦胧醉眼,看了她一眼,嘴里吐出一字:"滚!"虽然很无理,小蝶并没有生气,却说:"我敢保证,只要你肯跟我去,要不了多久,你不但会有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而且会变得勇猛无比,难有人敌."
    袁猛对小蝶翻了翻白眼,算是对她所说话的回应.现在这年月,骗子多得扎堆似地找人忽悠,自己一个胆小怕事的醉汉,谁会好心帮自己.通过表情,小蝶自然读出了袁猛的心思,她说:"其实这事你信不信都无所谓,关键是你有没有胆量跟我走."
    这句话刺激了袁猛,他身子猛然一震,看了小蝶一眼,却没有说话.确切地说,他只是没有说出来,他在想:"自己这样下去,早晚会变成行尸走肉,倒不如跟着她去.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自己就捞着了.要是骗自己,自己也就一副臭皮囊,爱咋咋地."
    这人一旦豁出去了,啥事都能干出来.就这样袁猛给家里留下一封信,离家出走,跟着小蝶到了大洋上一个孤岛,进了这家小蝶所说的"疗养院".
    2.疗养
    疗养院里,马勒教授亲自接待了袁猛.他详细询问了袁猛的情况,末了拍拍袁猛的肩头不无自信地说:"小伙子放心,到了这儿,我一定会让你变得坚强起来,而且无坚不摧."
    马勒教授没有骗袁猛.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袁猛的确发现自己有了变化.尤其是近两个月来,他食量大增,而且除了肉,对别的吃喝都不感兴趣.以前他虽然也吃肉,可从来不吃生肉.
    可现在他一见到肉就两眼放光,涎水直流.问题是这里提供的肉都是生肉,上面还血淋淋的.而袁猛并不在意,见了生肉狼吞虎咽,大快朵颐,一次竟能吃多半盆.
    吃肉的结果自然是增强了体质.可袁猛总觉得有点怪,虽然现在变得力大无比,胆气十足,甚至脾气暴躁,可身上总不舒服,时常都是硬邦邦的感觉.而且磕了碰了,都感觉不到疼.
    最近一段时间,袁猛总做同样的梦.梦到自己变成了鳄人,而且每次都要杀死一个和自己一样的鳄人,才能从梦中醒来.现在他再次从梦中醒来,发现还像以前一样,正躺在疗养院的病房里,小蝶正关切地注视着他.
    见袁猛醒了,小蝶关切道:"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袁猛点点头,说:"也怪了,我怎么总是做同样的梦.我又梦到自己变成了鳄人,还是在那个地方,杀死了另外一个鳄人."
    小蝶告诉袁猛说这没什么,马勒教授说过,做噩梦是治疗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情节.而且还会出现许多袁猛想不到的事情,这都很正常.就像每次的电疗,也是这样.
    說着小蝶拿起床头的插头,通上了电.随着电流的逐渐加大,袁猛的身子慢慢开始抖动起来,直到疯狂的摇摆,昏睡过去.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正是马勒教授.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袁猛,问小蝶怎么样,小蝶说一切正常.
    马勒教授甚为得意地说:"太好了,袁是个表现出众的鳄人,我们离成功不远了.我们的‘蛙人’,不,‘鳄人’部队就要出现了.到那时,世界上所有的蛙人都将不堪一击!哈哈……"
    不知是袁猛有了抵抗力,还是小蝶的电量给的不足,这次他并没有被完全电晕过去,竟听到了马勒和小蝶的谈话.
    马勒教授一离开,袁猛一把抓住小蝶的手,喝问:"什么就要成功了,什么鳄人部队,这究竟怎么回事,快说!"
    小蝶吓得脸色苍白,边后退边说:"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但袁猛铁钳般的手,她又如何挣脱得开,她禁不住嘤嘤哭了起来.袁猛无奈地松开了手,小蝶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她停止了哭泣,胆怯地望着袁猛.袁猛叹口气,说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不难为你,你送我回家吧.一听回家,小蝶又哭了起来.袁猛猛地直起身,说:"你不送我回家,我自己走."
    说着就要下床,小蝶忙上前拦住他,哭着说:"走不了,谁也走不了."
Tag标签: 鳄变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