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传奇故事印度来的复仇者

无需申请自动送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04-02 阅读:
  ——山的那边,就是祖国!

  我,原本是一名西南联大的学生,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同那些爱国并且不畏牺牲的同学们,一同参军,成为了远征军的一份子。

  尽管我们初期遭受了极大的损失,但是在孙立人将军的英明指挥下,安全退到印度。整编为驻印军,在印度蓝伽的美军训练中心,并接受美国人提供的各类物资,进行艰苦的训练,只为早日打败日本人,转眼时间到了1943年春天,我们新三十八师的整训大致完成,反攻缅甸在即,由孙立人将军统帅部队,对日军进行反击作战。当时我是一名步兵,隶属于一一二团一营,我的排长----他是一个来自浙江淳安的江南人,原本也是西南联大的学生。国难当头,他弃笔从戎,为国浴血奋战。说起来,他还是我学长,只不过,多年的战争让他似乎忘记了笑,总是一言不发。经过接近半年的野人山丛林战,我们最终大获全胜。

  到了11月,我们一营奉命进攻于邦家。当时排长带着我,还有另外一个比较机灵的战士,叫胡玉龙,前去探路。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山脚下,我们竟发现了一户人家,旁边还种了不少花,五彩鲜艳,只是我不知道什么品种。还有一些蔬菜,绿绿油油的,挺好看。当我们走进房子后,发现房子比较简陋,看外观应该是刚做好不久的。门口有一个姑娘,排长前去问路。姑娘对他说,自己也本是中国人,父母在缅甸经商,后因日寇侵略,遂隐居在这荒郊。排长则告诉她,自己是远征军,来这的目的便是击败日寇,捍卫国家,还希望姑娘能够帮助我们,告诉我们前往于邦家的路。

  姑娘微微一笑,对排长说,看,那些花儿多漂亮,你们军人也不要光想着打打杀杀,可以帮我浇浇水么。排长思忖一会后,允诺答应,便带着我们两个战士,帮姑娘把花浇了。随后,姑娘也很热情的给我们带路。当我们大致把路况摸清楚以后,回到姑娘家后。到了午饭时间,排长并没有选择回部队,而是要我们把带出来的牛肉罐头和干粮拿出来,在姑娘家中做午饭吃,此时我们也看见了姑娘的父母。很明显,逃难的人,吃的并不是很好。姑娘问那些罐头是什么,排长告诉她,那是美国人援助的牛肉罐头,那黑色的,甜甜的则是巧克力。吃完饭后,我们随即返回部队。

  第二天,我们便开赴于邦家作战,前期我们在营长的指挥下,很顺利,并将日军包围。随后日军也派出增援部队,但都被我们打趴下了。后来日军调来重炮部队,形势急转直下,加上日军增援人数到位,我们反倒被包围。当时我们驻守的据点,只不过是一片比足球场稍大一点的密林,补给只能靠美军空投。由于美军尚未完全掌握制空权,因此空投下来的物资很少,处境十分艰难。而日军看我们处于不利环境,拼命向我们进攻。由于弹药不够,我们的反击显得很无力,伤亡也比较大。

  不得不说,日军战斗力很强,也很彪悍。但是,我们远征军背井离乡,走出国门。为的不就是打败日寇,一雪国耻么?日军从稀疏的枪声中,判断出我们弹药即将告罄。我趴在破损的掩体上,看见日军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气势汹汹的向我们发起冲锋,他们打算通过拼刺刀,这种最血腥的战斗方式,在肉体上击垮我们。排长见状,下令全员退子弹,上刺刀,让日本人尝尝我们刺刀的厉害。我们剩下的人都意识到,要决一死战了。我上完刺刀后,蹲在堑壕内,呼吸很急促,并没有退子弹,打算先开枪杀几个日本兵再说。

  排长就在我身边,见我迟迟没有退子弹,他对我说:“我们都在蓝迦基地接受过正规的刺杀训练,拼刺刀,不要怕鬼子。”说着说着,日军已经靠近我们的掩体了,排长率先一个鱼跃,冲出堑壕,一个斜刺,结果了一个日军的性命。我们剩下的人,看到排长一下子就刺杀了一个日本兵之后,大家也都摩拳擦掌,紧握刺刀和日军血战。我看见那个被排长刺杀的日本兵,留着小胡子,戴着钢盔,身上背了一个大背包,腰间还挂着一个水壶和一个小锅。其余的日军看了一眼死去的日本兵,嘴里乱叫着,开始向我们冲来,一场生死之战,就在这密林边缘开始!就是一瞬间的事,兄弟们就和日军混战在一起。

  旁边一个日本兵的刺刀向我的腰间刺来,我赶紧侧身,在地上一滚,躲过他。然后大喊一声:“杀!”一个突刺,刺刀插进日本兵的胸膛。立马转身,抽出刺刀,这时,又一个日本兵怪叫着,挥着刺刀向我冲来。我一个侧转,一枪托结果了他。在这一片密林边缘,面对着五十多个穷凶极恶的日本兵,就刚才短兵相接,我们这个排,还剩下不到二十名远征军官兵。不是生,就是死。突然,我感到左臂一阵剧痛,扭头一看,军服已经划破,一个日本兵满脸杀气的拿着带血的刺刀,向我袭来。排长在日本兵身后,先是一脚把日军踹倒在地,接着一刺刀插进日本兵的背部。排长刺刀还没来得及拔出来,一左一右,紧握刺刀,恶狠狠的向排长刺来。排长眼疾手快,踩着地上的日本兵,向后一跳,顺势拔出刺刀,我也立马冲过去支援排长。一个方姓的战士,飞奔过来,一刺刀就解决了排长左边的敌人。而在我和排长的围攻之下,右边的日本兵很快也死了。而我向旁边看去,我们的人,越来越少了,地上,好多血。就在这时,一个日本兵的刺刀,已经刺穿了这个方姓战士的腹部。只见这个战士嘴角流着血,把枪一丢,握着日本兵的枪管。排长跟疯了一般,直接一枪托把那个日本兵的脑袋砸碎,又一刺刀刺倒了另一个日本兵。这一切,就几秒钟。而那个方姓战士,也像泄了气一般,倒在地上。

  原本葱绿的地上,已经被鲜血染红。地上的人,都快死了,有我们远征军,也有日本兵。身子往外冒血。排长的衣服在激烈的刺杀中,被撕烂的不成样子,露出了他强壮的肌肉,用一把英制的大弯刀,屠戮着日本人。杀红了眼的他,每次怒吼,都有一个日本人倒下。就算排长再神勇,也无法改变我们敌人人数占优的事实。前一秒还在拼杀,下一秒可能就倒下。前一秒充满着对侵略者怒火的眼睛,下一秒可能就永远的失去了生命之光。

  突然下起了大雨,雨大到眼睛都睁不开,我们真的累了,日军也累了,双方都停止了拼杀。我当时只想坐在地上,再也不起来,真的太累了,身上的伤口钻心的痛。不一会,雨小了一点,我坐在地上,向四周看了看,我们还剩下三个人。排长和胡玉龙,背靠背坐着,两人和我一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上军装碎的不成样子,全是鲜血。这胡玉龙也是西南联大过来的,因此对他印象比较深。排长也看见了我,他大声的说:“今天我们已经为国尽力了,唯一后悔的是,和我一起的二十三个兄弟,我一个都带不回去。”顿了顿,他接着说:“好在我的信仰还在,我们的信仰还在,中国远征军万岁!国民革命军万岁!蒋委员长万岁!”说完之后,他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看了胡玉龙一眼,然后他起身,我们两个人也起身,握紧了手中的刺刀,看着密林对面的日寇,他们还剩下二十多人,看来我们今天真的是在劫难逃。雨慢慢变小,由于之前的激战,地上的血水混合着雨水,漫透了我的鞋,我突然想起了,以前走过的每一条路,遇见的每一个人。对面的日军见我们人少,为首的指挥官不知道在那鬼叫着什么。接着,剩下的日军排成方阵,拿着刺刀向我们逼近,真感觉末日要来了。

  就在这时,耳旁传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这是幻觉么?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们的援军来了!势不可挡的援军很快就解决掉了那些日军。我们三人瘫倒在地,甚至都忘了问援军是哪支部队的,这场噩梦终于结束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排长和胡玉龙也在医院,全排二十多个弟兄,在于邦家之战后,就剩我们三个了。由于我们伤势差不多,因此决定一同出院。出院后,我们即刻返回部队,路上,排长领着我和胡玉龙大声唱起了新一军军歌:

  吾军欲发扬,精诚团结无欺罔,

  矢志救国亡,猛士力能守四方,

  不怕刀和枪,誓把敌人降,

  亲上死长,效命疆场,才算好儿郎

  而后我们归建到一营。又有在蓝迦基地训练过的士兵补充进来,只不过,那些熟悉的面孔都不在了。

  而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不久之后,排长打报告离开部队了,这个消息是我在一天上午训练结束之后得知的。

  只剩下那张空荡荡的床,证明曾经的主人,我问了其他人,都说排长没有告知去向。

  过了几天,又要打仗了,我收拾个人的战备物资,突然发现从背包上面掉下来一张照片。我拿起照片一看,是我们排在蓝迦基地训练结束后,回缅甸作战之前拍的合影。想起那些熟悉的人,一幕幕的场景,我忍不住大声痛哭。这时,一阵大风吹来,把照片吹得无影无踪,任我和胡玉龙怎么找,也找不到。
上一篇 返回栏目 没有了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