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传奇故事>亏盈都是桥

无需申请自动送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7-01-16 阅读:
  县城旁边有一条大河,枯水季节时,对岸的人们挽着裤腿蹚着河水过来赶集。可是河水枯水季节很短,一年里大部分时候河水都是齐腰深,水流湍急,想到县城里赶集,只能走官道,绕个大圈子,多花一个多时辰。
  
  若有人有急事,比方请个医生、抓服药之类的,只得冒险游水,每年都有淹死的人。
  
  县城里和地方上的乡绅多次商议集资建桥,可是河面太宽,找鲁家班的工匠估算了一下,连主桥带引桥,得建十一孔大桥,石料加上工钱,至少得一万两白银。眼下,光靠单纯的民间集资是没法筹到这么大一笔款子的。
  
  后来乡绅们商量决定找县城首富裴招财募捐,让他补齐资金缺口。裴招财祖上是将军,还乡养老时带回大量金银,加上后辈们个个是经商能手,将财富不断扩大,不仅在河对岸拥有良田千亩,更是在县城里开有米行、茶叶行、骡马行、当铺、客栈和酒楼,占据了小半座县城。裴家家大业大,捐个几千两银子自然不在话下。
  
  几十个乡绅几乎站满了裴家大院,裴招财自然不好驳乡绅们的面子,那样他就没有面子了。裴招财思忖了片刻,以他商人的精明,做出了决定。他笑呵呵地说:“难得各位这么看得起裴某,裴某怎能让大伙失望?这座桥我独自承建了。”众乡绅高兴坏了,急忙报以热烈的掌声。
  
  裴招财接下来说:“不过,我不能白出这一万两银子,桥建成后,我得收取过桥费。”众乡绅这才明白,这裴招财猴精猴精的,在他手里,根本没有亏本的买卖、白掏的钱财。不过,有桥总比没桥好,就依裴招财的意思办吧。
  
  前后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桥建得既漂亮又大气,能并排跑三驾马车,取名叫作“裴家桥”。桥两边各造了一座小亭子,作为收费专用。
  
  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裴家桥完工后,看的人多,走的人少。除了富裕人家外,普通百姓除非有急事,否则几乎没有人掏钱过桥。他们平时宁愿多花一个多时辰走路,也不愿意掏过桥费,反正他们少的是钱,多的是时间。
  
  本来每年的枯水季节普通百姓还能涉水过河,而今建桥的地方正好是他们涉水过河的低洼地带,挡住了多年踩出的路径,他们连枯水季节涉水过河的机会也没有了。慢慢地,他们在河对岸形成了一个散集,日常用品都能在散集上买到,散集上没有的,他们才走路到县城里去买。
  
  县城的位置依山面水,河对面是一马平川,县里大部分人口都集中在河对面。自从建桥以后,裴招财发现,他在县城里几个店的生意比以前差多了,每年少赚了几千两银子。而裴家桥每年收的过桥费更是少得可怜,除去收费人员的开支,几乎剩不了多少,照这样下去,建造费几代人都收不回来。
  
  就这么过了两三年,城里的商户们也看出了生意不好的问题所在,原来每年在枯水季节,县城里都是人山人海,而今不但没有了,对岸还多了一个散集,来县城的人少了,生意自然也好不起来。商户们一起恳求裴招财不要收过桥费,让大家免费过桥,不然生意没法做了。
  
  裴招财也知道症结所在,可是让他白白丢掉上万两银子,心里实在不甘,所以,无论商户们怎么恳求,他仍然固执己见,除非有人赔偿他的建桥费用。
  
  这一年,裴招财的父亲偶感风寒,咳嗽不止,找遍城中的几个郎中都医治不好,眼瞅着越来越严重了。裴父喘着气骂道:“你们是想我死吗?还不快去找汤笑疾汤大夫。”
  
  汤笑疾住在河对岸,祖传的医术,是这一带有名的医生,无论什么病,只要汤笑疾说有救,那就一定有救;他说准备后事吧,那就是神仙也没办法了。
  
  但是无论裴招财怎么上门恳请,汤笑疾就是不出诊。裴招财虽然有钱有势,可是面对拒不出诊的穷医生,也没有办法。
  
  无奈之下,裴招财说:“古语说得好,医者父母心。汤大夫见死不救,总得给个说法吧。”汤笑疾叹了口气说:“自我父亲去世后,我就发誓不去县城行医了。”
  
  汤笑疾的父亲名叫汤善仁,心地善良,无论病人穷富,他都一视同仁,有钱就给诊费,没钱就赊着,有时他甚至倒贴钱帮病人抓药。久而久之,汤家也不富裕了。县城里有普通百姓,也有穷人,家里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68病,往往泅水过河请汤善仁,汤善仁为了救急,只得和来人一起泅水过河。后来裴家桥建好后,病家都会出钱过桥请汤善仁。可是前年有一家人的儿子得了怪病,家底薄,久治不愈,连药也吃不起了。眼看儿子不行了,这家人就泅水过来找汤善仁求救。那时河水不深,汤善仁决定泅水过河,哪知道一脚踩空,被水冲走,汤善仁去世时年纪尚不满五十。从此,汤笑疾发誓,不到对岸县城里出诊。
  
  汤笑疾说:“我给你们有钱人出诊了,那些没钱人怎么办?他们请我,我不去就是嫌贫爱富、见死不救,留个骂名;我去出诊,遇到连过桥费都出不起的人怎么办?我可以自掏腰包,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一视同仁,都不出诊。”
  
  裴招财回去把汤笑疾的话说了,裴父想了想,说:“那就从今往后免费过桥。”裴招财急忙说:“爹啊,那可是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啊,你不心疼吗?”裴父骂道:“你是我儿子,你那点德行都是从我身上传下来的,你心疼银子,我就不心疼银子?可是,病痛不在你身上,你不会体会到痛苦,再说命都没了,还要银子做什么?汤笑疾找借口,无非是想逼我们免过桥费,我们正好顺水推舟,他落个人情,我们也落个口碑。反正那过桥费每年也收不到几两银子。”
  
  裴招财想想也是,就上门找汤笑疾说:“以后大家免费过桥,汤大夫不用顾忌富人、穷人了,恭请汤大夫上门给老父看病吧。”汤笑疾听后欣然出诊。
  
  裴招财派人四处张贴免费过桥的布告,一时间,四邻八乡的百姓都来看热闹,桥上人来人往。从此以后,来县城赶集的人多了,对岸的散集也撤了。裴父的病经过汤笑疾诊治,吃了几服药也好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有一天,裴父身体抱恙,裴招财请汤笑疾出诊。开过药方后,裴招财留汤笑疾在家中一起喝个小酒。
  
  两人推杯换盏,话就多了起来。裴招财感叹地说:“汤大夫,这世上的事情还真说不透。想当年,我花钱建桥,舍不得白花花的银子,非要收费,结果没几个人走,不但建桥费没有收回来,店里生意也跟着下滑,而亏损的银子能建两三座大桥了。后来,免费过桥了,看起来我损失了一万两建桥费,可是我那几个店的生意却好得出奇,每年的利润是原来的两倍多。这几年,多赚的银子可以修好几座大桥了。”
  
  汤笑疾笑呵呵地说:“舍得舍得,这就是有舍才有得啊。”
  
  裴招财点点头说:“确实如此!我在桥上舍了,却在生意上大大地得了。”
  
  后来,裴招财找了个石匠,把“裴家桥”改成“舍得桥”。他还在桥两边的亭子里摆上大缸和锅炉,免费供应茶水。那些南来的北往的、挑担的赶车的,都可以停下来灌个痛快。
  • 上一篇: 并非绝唱[中篇故事]
  • 下一篇: 鬼打墙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